在馬來西亞霹靂州愛大華這個當年靠橡膠業支撐的鄉區小鎮裡,有許多人靠著一把膠刀養大孩子,讓孩子們都上大學念書,進而改變了家庭生活面貌的故事。58歲的華裔婦女王珠清,就是靠著一把膠刀,把4名孩子養大的「膠工媽媽」。

王珠清生長於一戶家境貧困,兄弟姐妹眾多的家庭,10多歲起就拿起膠刀到膠園協助父母割膠,到了20歲那一年,嫁進了夫家後,還是每天凌晨起床,穿上「割膠衣」,頭上戴著火把(當年沒有頭燈),踩著單車,迎著冷風摸黑往膠園趕去。

王珠清說,割膠的收入不多,賺不了錢,所以經濟上還是貧困的,日子過得比較辛苦。「當時都是割別人的樹膠,分法一般是三七或四六對分,所以收入不高,也就是每月一兩百令吉(約25至50美元),或數百令吉。」

她說,大兒子出世後,因丈夫是做著其他的工作,有一段時期還是在外地,因此她每天凌晨前往割膠,兒子就交由婆婆照顧。到了兒子大一些,長女及次女接連出世後,她還是凌晨去割膠,3名兒女就留在家睡覺,到了早上趕回家,安排孩子上學的去上學,沒有上學的就安排早餐,再趕回膠園收膠汁,一直到上午10時至11時才回家,接著就是做午餐了。

王珠清回憶說:「我記得當年在割完膠回來,吃午餐後,會午睡一個小時,接著到芭地去工作,直到傍晚才回來;當年每家每戶都是這樣的,因為家貧,孩子們就像天生天養一樣,沒有像現在這樣,每時每刻都要看著。」

不過,膠的價格低的時候,王珠清連家都養不起,更別說供孩子讀書了。為了賺多點錢養家供學,她在80及90年代也跟隨「潮流」到新加坡去做「馬勞」,曾做過洗碗工、車衣工等,但每次只去幾個月就回來了。她說,自己去新加坡不是賺不到錢,也不是吃不了苦,而是太想念孩子了,所以去了幾次新加坡,沒有一次可以做得久,最終還是回來繼續割膠。

王珠清夫婦倆都沒有受過太多的教育,四名兒女知道父母割膠辛苦,因此都非常懂事,長子陳德勵今年38歲,是化學工程師,長女陳素琴33歲,是學院講師,次女陳詩惠是會計師,今年22歲的幼女陳佳欣還在北方大學讀書。

她說:「如今想想,我割膠都割了有40年,雖然日子苦些,還是很快樂的,而且靠這割膠,養大4名孩子,還讓孩子都上了大學,所以說起來,還得感恩有膠可割呢!」

5年前,為了照顧孫女,王珠清轉為「業餘割膠工」,協助丈夫割膠。她笑說,其實照顧孫子比割膠還辛苦,時間被綁死了,若不是照顧孫子,應該還會繼續割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