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避免特朗普的貿易憤怒,東京竭盡全力。 過去28個月以來,這是安倍晉三首相的首要計劃之一。亞洲時報(Asiatimes.com)報導

在特朗普當選獲勝後的第9天,安倍就火速拜訪了特朗普大廈,旨在確保東京獲得華盛頓關稅的通行證。

然而情況沒有按計劃發展。雖然日本的經濟不是美國的直接目標,但特朗普對鋼鐵(25%)、鋁(10%)和約2,500億美元的中國大陸商品(25%)的稅收仍然給日本造成相當大的附帶損害。

日本今年2月出口同比下降1.2%,為連續第3個月下降。

即便如此,安倍的團隊還是設法給特朗普放了一些煙霧彈。白宮長期以來一直在爭取雙邊貿易協議。安倍政府採用拖延戰術為東京爭取了一些時間,也設法避開了特朗普和習近平之間的猛烈交火。

但這一切都在本周發生了變化。特朗普正式宣布轉戰東京。美國官員不僅希望消除農業和工業產品上的障礙,還試圖消除服業上的障礙 。服務業是東京最後的底線,特朗普一直在努力嘗試攻克。迫使日本開放服務業和投資可能會讓安倍的政黨感到不滿。

關於日元的討論也是如此。2012年底以來,日元匯率下跌30%,是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下跌。安倍精心挑選的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Haruhiko Kuroda)以資產流動性和債券及股市壟斷來掌控經濟。

隨著特朗普開始關注美元疲軟,日本的經濟增長引擎面臨風險。特朗普向北京、東京以及首爾施加壓力,要求停止「操縱」 匯率,尋求達成另一個《廣場協議》。《廣場協議》是工業化國家(主要是日本)1985年達成的一項協議,即接受更高的匯率。從1985年到1987年,日元飆升50%。

當然,這種程度的飆升不會再發生。但是日元可能從現在的110比1美元回到100比1美元,這將扼殺出口和日經平均指數,也將是安倍經濟學的喪鐘。

再來就是特朗普的是國家安全王牌。多年來,特朗普指責盟友利用華盛頓作為安全保護傘。本月早些時候,特朗普暗示他將改變這種狀況,提出「成本加50 」計劃。

換句話說,從德國、日本到韓國,這些國家將承擔托管美國軍隊的全部費用,並在此基礎上增加50%。

與民主領袖相比,這更像是黑手黨所為。特朗普並不承認他在玩敲詐勒索,但這有可能很快將成為美國的官方政策。特朗普認為這是一個在世界舞台上表現出色的機會,因為他在國內被醜聞和調查包圍。

所有這些都使安倍處於不利地位。他的支持率下降,他的自民黨正在貿易讓步上與他作鬥爭。日本農民是自民黨的一個重要投票團體,他們正在爭取降低關稅,擺脫去年與歐盟的貿易協定的損失。

向特朗普低頭可能會損害安倍與聯盟夥伴的關係。

安倍曾希望能在今年的地方和上議院選舉中鞏固他的權力。他也希望將銷售稅從8%提高到10%,以遏制失控的政府債務。隨著白宮將目光轉向東京,所有這一切都變得愈加渺茫。

撰文:William Pesek
原文:Trump turns attention to Japan trade deal
更多:https://www.asiatimes.com/lang/chinese/
相片: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