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投資者在日本的股票中投資巨大。至少在其中一個如此:國家的中央銀行。亞洲時報(Asiatimes.com)報導

截至3月31日的財政年度,海外投資者似乎無法以足夠快的速度出售以日元計價的股票。他們以31年來的最大幅度拋售了500億美元。日本央行通過交易所的交易基金大肆炒股,金額大致相同。

更嚴重的是,2018年日本央行的資產負債表超過了日本4.9萬億美元的GDP規模。首先,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的團隊控制了日本的政府債券市場,囤積了所有已發行證券超過一半的總量。現在它成了股市裏的龐然大物,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大的對沖基金。

然而,日本央行的交易現在正式成為單向交易。6個月前,日本多頭認為日本央行會「逐漸削減」或者停止歷史上最激進的貨幣寬鬆實驗。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貿易戰把它變成了虧損的貿易。

在國內,日本不僅在應對可能出現的經濟衰退,而且還面臨著兩次選舉。首相安倍晉三此刻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經濟放緩,這會削弱他在所屬自由民主黨的前景。

黑田也面臨巨大壓力。就職6年後,他遠遠沒有達到2%的通脹目標。這是央行實質上的絆腳石。

各地中央銀行的教訓是,將觸手伸向無數的資產類別是一回事,退出是另一回事。自2015年以來,黑田每年都實施宏偉的計劃,以結束日本央行官方80萬億日元的年度債券購買(約716億美元),並減少其他債務領域的股權。

央行的另一個教訓是減少對股市的支持。一個發達經濟體的中央銀行是主要的股權持有者,這多少有些不雅。

為什麼外國投資者正在從日本撤退?特朗普的貿易戰可能針對中國,但日本正在遭受重創。安倍自2012年以來幾乎沒有在結構性改革上取得進展,以減少東京的出口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日元在過去6年中下跌30%的刺激效應已經消退。與此同時,貿易戰打擊了各方的信心—包括消費者、企業和投資者。對於東京和白宮進行雙邊貿易談判的擔憂也是如此。安倍的團隊擔憂這些討論將包括要求日本接受更強的匯率。

這將造成日本央行和美聯儲對抗,而美聯儲正遭受白宮的強烈攻勢。特朗普要求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將短期利率下調50個基點。黑田一旦採取任何額外的刺激措施來保障經濟,肯定會讓特朗普感到厭煩,讓日本更加害怕。

如果安倍團隊在改革勞動力市場、激勵創新或減少繁文縟節方面做得更多,那麼日本央行可能會制定一條遠離市場國有化的方針。除非出現大膽的結構性變化,否則黑田一手創造的對沖基金將無限期地購買日本的債券和股票。

撰文:William Pesek
原文:Bank of Japan morphs into a hedge fund
更多:https://www.asiatimes.com/lang/chinese/
相片: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