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周五對互聯網行業很有爭議的996工作制進行了點評,看完真是把人氣笑了。他說:「今天中國BAT(互聯網公司三巨頭)這些公司能夠996,我認為是我們修來的福報。」

其實,996現象在行業普遍存在,很多員工都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雖然說存在即合理,但是這種制度肯定還是不對的,很簡單一點,它違反勞動法。如果一個企業默默地實行996,也就罷了,這是勞資雙方默認的結果。但是如果資本家還想美化996,搞得好像還要感謝他提供了加班的機會,半夜下班是公司給你的幸福,這就有點恬不知恥了。

馬雲做過7年老師,在學校工作期間,他自己辦了個翻譯社。如果他全心投入教學工作,每天996,估計到家就癱倒了,怎麽還有心思和精力創業?他倒也就不用「最後悔的事就是創建了阿里巴巴」了。他做職員時天天想著怎麽為自己打算,做了老板就要求員工996,這個轉變還真是不小。

可能是做過老師的後遺症,馬雲在公司也要求大家稱他為「馬老師」。但是從此次事件看,他已經不止是好為人師了,簡直就是救世主附體。

在這段毫無邏輯,只是用一串如熱愛、奮鬥、驕傲等抒情虛詞煽情的表態中,馬老師流露出濃濃的自我感覺良好,想為別人定義什麽是成功、什麽是價值、什麽是幸福,並強行把「奮鬥」、「熱愛」、「成功」與996掛鉤:「年輕人要明白,幸福是奮鬥出來的!」

可是,996就是奮鬥了?就能通往幸福了?更可能的是,就像一個程序員所說的,工作996,生病ICU。996的人還有精力和時間照顧家庭嗎?要知道,工作永遠是做不完的,但孩子是會很快長大的,父母是會變老的。很多人可能在認真工作之餘,還希望有時間陪陪家人,會會朋友,看本自己喜歡的書,這也許是我們凡夫俗子眼中的幸福生活,而不是馬老師所說的一天24小時工作都感覺不夠的那種「幸福生活」。馬老師高在雲端,不明白、或者假裝不明白996的結果未必是「成功」,更可能是搞垮了自己的身體,在人到中年拼不動的時候,被公司掃地出門。話說,馬老師的死敵劉強東在這個問題上與馬老師倒是罕有的一致了:「拼不動的不是兄弟!」—資本家的想法是一樣的。

馬雲的表態掀起軒然大波後,有媒體發現在2017年的一次採訪中,他曾動情地說:「我後悔終日繁忙,根本沒時間陪陪家人,要是能再活一次,我絕對不會再這樣了。」

撰文:金炎
相片:so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