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誠已經退休一年了,依然保持著香港首富的地位。他的資本積累最初都從房地產和基礎設施行業裏建立,但是他在投資上的遠見也在不斷地進化。

李嘉誠能夠超越在香港難分伯仲且同齡的「一哥李兆基」(1995至1997年連續三年為《福布斯》香港首富),開始穩居首富位置,最開始是因為電信投資。上世紀,電信行業還不屬於基礎設施供應事業,算是科技事業。1993年,李嘉誠敏銳地看到1G技術趨於落後,決心大舉發展新一代通信業務,通過Orange大力投資2G無線通信技術,為用戶提供語音通話服務的同時,拓展數據服務。1994年,Orange的用戶才300萬,到1999年,這一數字已增至3,500萬,成為英國電信市場的第三大服務商。

此後,在3G技術成熟、數據傳送服務比話音服務增長更快的時候,李嘉誠決定退出電信運營,賣掉Orange並且獲得500億港幣的溢利。在互聯網泡沫後,從2002年開始,李嘉誠旗下的和記黃埔公司開始以合理的價格在全球範圍內獲取3G牌照。

世人對李嘉誠的誤解很多,最大的誤解在於低估他的眼光。2002年,他74歲,創立了風險投資公司Horizons Ventures(維港投資),開啓了自己的後投資時代。

維港投資構築了精簡、平面化管理的團隊,只有區區20來人,委託資金全部來自於李嘉誠,是個家族化的投資基金。家族辦公室的地位使得維港投資的投資立足點更加長遠,不會受到衝刺短期業績的引誘,所以可能會選中退出週期長或失敗率高而普通PE公司不敢問津的項目,這些項目一旦成功,回報也會特別驚人。

2007年11月,次貸危機開始發酵。剛組建不久的臉書(Facebook)提出估值高達150億美元的股權融資計劃,當時臉書幾乎沒有營業收入,只有數千萬的用戶群。但李嘉誠就被Facebook不斷增長的用戶群及其在移動領域的業務前景吸引住了,決定由維港投資出資1.2億美元的巨款,取得Facebook約0.8%的股份。

隨後,李嘉誠又透過維港投資追加投資,最高持有Facebook約4.5%的股份。拿最初1.2億美元的投資來說,已接近36億美元市值(按2018年2月21日Facebook的市值計),11年回報30倍,非常驚人。

維港投資在過去的十幾年中,不動聲色地在全球投資了142家公司,主要集中在數據應用和顛覆性科技兩大類(數據截至2017年8月10日)。維港投資格外偏愛那些「對大量真正問題提出具有價格競爭力的解決方案,並將對世界產生重大影響的公司」。

2017年,維港投資領投了美國VR(虛擬現實)遊戲公司Nomadic的種子輪融資。最近,維港投資又斥資6,000萬美元領投加拿大的一家無人駕駛的海洋航行器,這是無人駕駛在海洋領域的應用。儘管這個商業應用可能局限於為科學研究提供支持,面比較窄,商業前景並不遼闊,但李超人就可以這麼任性,為好奇心下注。

富人可能是「黑科技」(即天馬行空的科技)最好的資助者,因為富人可能會因為價值觀和興趣去投資一些希望渺茫的科技而不計較成功與失敗。而一旦成功,則會給人類帶來無法計量的好處。

在傳統產業上的成功,讓李嘉誠有足夠的資本去承受高風險,資助解決當下重大問題或改變未來的黑科技或創見,所以維港投資更側重於早期種子輪和B輪的高不確定性投資。而高風險又帶來高回報,真是成功疊加成功。

在汕頭大學2018屆畢業典禮上,李嘉誠卸任汕頭大學名譽主席並發表演講,說自己「一生以理智、道德和誠信,致力為世界帶來尊嚴和機遇」。這場演講的題目叫做《建立自我追求無我》,短短八個字也說盡了他的投資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