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河岸邊矗立著一尊閃亮的白色雕像,一個19世紀穿著的英國人環抱雙臂,滿意地審視著周圍。英國殖民地官員萊佛士(Stamford Raffles)爵士據說兩世紀前在此登陸新加坡。亞洲時報(Asiatimes.com)報導

這個富裕的城邦國家組織了一系列活動紀念他登陸200週年,為英國東印度公司建立了一個貿易站。根據雕像上的牌匾,這一行為「將新加坡從一個不起眼的漁村變為一個偉大的海港和現代化大都市。」

被簡化過的國家歷史—將萊佛士視為現代新加坡的「創始人」—目前正在通過一系列國家認可的活動、展覽、慶祝和談判被重新評估。但對一些人而言,200週年不太像對殖民歷史的紀念,更像是對它的慶祝。

新加坡與各個遭受西方殖民的鄰國形成鮮明對比,它對這一段歷史持有讚美態度。與印度和馬來西亞等前英國殖民地不同,它選擇保留英國留下的名稱。萊佛士的雕像建於1972年,是島國完全獨立之後的第7年。

新加坡第一任總理李光耀在自傳中指出,這座雕像是公眾接受該島「英國遺產」的象徵,受到美國、歐洲政府和企業的歡迎。這些企業的投資、市場、經驗幫助了新加坡的經濟發展。

在各種公開聲明中,負責組織200週年活動的官方機構新加坡200週年紀念辦公室及其顧問小組向新加坡人保證,這次紀念活動將避免美化殖民主義,只是提供包括前殖民時期歷史的新角度。

新加坡200週年紀念辦公室此次呈現了700年的歷史,照亮了其他的歷史人物,包括企業家和社區領袖Naraina Pillai,慈善家Tan Tock Seng和語言學家Munshi Abdullah,他們都是1819年抵達新加坡的。

然而,大部分的公開辯論仍集中在重新考慮萊佛士的遺產上。

亞洲文明博物館舉辦的題為「萊佛士在東南亞:重遇這學者和政治家」的展覽受到質疑,因其對殖民時代的暴行和掠奪有所忽略。

該展覽與大英博物館合作,展出了一系列文物,包括爪哇面具、皮影戲木偶、繪畫、戲劇用品和樂器,是萊佛士在擔任荷屬東印度群島和明古連副州長時獲得。
1811年,萊佛士領導英國入侵荷蘭人控制的爪哇,導致數千人死亡,標誌著英國統治的開始。

「儘管歷史學家提供了大量的證據和學史研究來證明萊佛士的暴行,這次展覽仍然對他是否該被譴責模稜兩可。」耶魯新加坡國立大學學生Faris Joraimi告訴亞洲時報(asiatimes.com)。

英國作家Tim Hannigan將萊佛士描述為東方主義的祖先之一,這一術語指的是西方學術界對東方文化的異域性和劣等形象的描寫,最終為西方帝國主義的政治目標服務。

雖然新加坡的紀念活動不可避免地引發了有關萊佛士的爭議,其他一部分人認為此次的紀念活動值得讚賞,因其試圖超越對萊佛士個人和一小段歷史的狹隘關注,提供更為廣闊的視角。

撰文:Nile Bowie
原文:Raffles bicentennial anniversary ruffles Singapore
更多:https://www.asiatimes.com/lang/chinese/
相片:Nile Bow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