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一帶一路論壇是一個調整戰術以提高複雜的整體戰略吸引力的絕佳例子。這是馬力十足的4.0版鄧小平「摸著石頭過河」。亞洲時報(Asiatimes.com)報導

習近平主席強調了新絲綢之路,亦即一帶一路倡議推進的「三個必須」—債務可持續性、保護環境(又稱「綠色增長」)及腐敗零容忍。

除此之外,還有對抗貿易保護主義、增加雙邊自由貿易協議、增加融資或投資、在第三方市場上合作,甚至是出售絲綢之路債券的計劃。

棘手之處是中國的多項承諾:市場對外國投資進一步開放;更多工業部門擁有多數股權的可能性;不再強制技術轉讓;更多的知識產權保護;以及保持人民幣不貶值。

然而北京正在快速學習。習近平最近和37位國家元首簽署了強調治理和經濟發展的聯合公報,從意大利、希臘、葡萄牙到新加坡、泰國,更不用說新成員,如盧森堡、秘魯、塞浦路斯和也門。

一帶一路現在得到不少於126個國家和地區以及許多國際組織的支持。這是「國際社會」的新的、真實的、現實的面孔,比20國集團更大、多元化,更具代表性。

北京領導層似乎意識到透明度是一帶一路全球成功的關鍵。在論壇開幕當天,財政部長劉琨提出了一份15頁的債務可持續性框架,該框架基於布雷頓森林體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所採用的標準。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強調,應該根據更好的基礎設施,更高的生產率來評估長期債務可持續性,以提高生活水平和減少貧困。到目前為止,中國人民銀行已為一帶一路項目提供了4,400億美元的資金。

西方像往常一樣,忽視了一帶一路論壇的絕對關鍵點:在所有戰線上深化俄中戰略夥伴關係。

普京總統的演講強調「整個歐亞空間的和諧以及可持續的經濟發展和經濟增長」。他指出一帶一路如何「與俄羅斯建立大歐亞夥伴關係的想法契合,這個項目旨在整合整體框架,從而促進歐亞大陸目前正在進行的各種雙邊和多邊一體化進程。」

中國外交部大力強調習近平如何希望普京將歐亞經濟聯盟的基礎設施項目與一帶一路合併。

正在進行的BRI-EAEU合併,其中包括上海合作組織和東南亞國家聯盟,是一個巨大的歐亞一體化推動進程。

普京在論壇上提出了另一個誘人的觀點:中國驅動的海上絲綢之路如果與俄羅斯驅動的北海航線合併,「一條連接東北亞、東亞、東南亞與歐洲的全球路線」將會出現。

在德黑蘭和伊斯蘭堡達成俾路支省雙方聯合邊境巡邏協議之後,下一個合乎邏輯的步驟將是從西南亞到南亞的一帶一路相關資源整合。

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是論壇的主要參與者,瓜德爾將從一個小漁村轉變為全球港口及中巴經濟走廊的終端, 把太平洋和地中海通過印度洋連接起來。伊姆蘭證實土耳其也被邀請加入中巴經濟走廊。

一帶一路除了是21 世紀唯一的全球發展項目,也是一項全球公關活動。與幼稚的美國妖魔化地緣政治相比,北京的遊戲並不那麼難,只要學會如何恰當地將地緣經濟模式詮釋為國際社區2.0模式。

撰文:Pepe Escobar
原文:The New Silk Roads reach the next level
更多:https://www.asiatimes.com/lang/chinese/
相片:Greg Baker / AFP